2018年04月19日,丽水外国语实验学校四年级学生在纪念馆听取志愿者讲解 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广场 2018年04月19日,丽水外国语实验学校四年级学生在纪念馆听取志愿者讲解 2018年清明节学生参观团队
当前位置:首页 > 浙西南革命故事 > 详细内容浙西南革命故事返回

赤血染黄花

发布时间:2017-05-04 浏览量:717次 字休大小:T | T

 

1928104日下午,3个反动军警将蔡鸿猷从广州警察局拘留所特别法庭押出门外,上了铁甲囚车,朝南门外监狱疾驰而去。刺耳的囚车警报声飘荡在萧瑟秋风之中,街旁树叶无声无息地往下飘落,给伫立路旁的市民又添了一份忧伤。

哐当一声,牢门打开了。进去!”军警凶狠地将蔡鸿猷一把推进牢狱。哐当又一声,门又关上了。难友们急切地迎了上去,搀扶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蔡鸿猷,扶他靠着墙根坐下。

蔡鸿猷,缙云县大源镇小章村人,19248月从上海大学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二期。这时他已是一名中共党员。他中等身材,脸庞瘦削,一双明亮的眼睛,透射出坦荡之光。为人朴实无华,学识渊博,深沉有胆略,办事干练,深受组织器重和同志信任。他曾任广州革命政府财政部税警团上校党代表。税警团是当时共产党在广州掌握的主要革命武装之一。19274月蒋介石叛变革命,蔡鸿猷不幸被捕入狱。敌人将他关了一年多,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妄图拉拢他投靠国民党,但蔡鸿猷坚贞不屈、矢志不渝,敌人的阴谋一直没有得逞。

鸿猷表兄,你吃得消吗?他们怎么一点王法也不讲,竟然在法庭上把你打成这个样子?!问话的是蔡鸿猷的表弟李培荫。他不是共产党员,而是国民党左派人士,因思想进步,也被国民党反动派抓了进来。他眼睛里饱含泪水,气愤地说。

不要流泪。反动派是没有道理可讲的。现在几点钟了?蔡鸿猷问。

已经4点钟了。李培荫回答说。

哦,4点了。蔡鸿猷脸上露出了坚毅而深沉的表情。他对难友们说:再过20多个小时,我就要告别人世了!”难友们不禁黯然泪下。他们都明白,再过20多个小时,反动派就要杀害蔡鸿猷了。

不要悲伤。让我们在一起高高兴兴地过完这最后的时光吧!”他反倒劝起难友来了。他毫无伤感,竟在狱中从容谈笑吟诗。

第二天上午,蔡鸿猷叫来狱中看守:拿纸笔来!我要写几句话。看守以为蔡鸿猷要回心转意了,赶忙递进纸笔。

蔡鸿猷坐在地上提笔要写下最后的话语。此时,他心潮翻滚,思绪万千。他想起了遥远故乡的亲人。他给父母亲写下了最后一封信:我最亲爱的双亲:缺候许久了,真惭愧。你们现在好吗?我趁此片刻晨光,写了几句给你们留着做纪念。请你们不要想念我。不要想到我而悲哀。这是我最后希望于我最亲爱的双亲的。字里行间,表达了他对父母亲深深的敬爱,也表达了他在生死关头平静的心态。

蔡鸿猷接着又写了两首诗。第一首是七律违别双亲七八年,断梗浮萍苦飘零。天涯寄迹音书绝,患难偏增骨肉情。珠海悲歌声惨切,白云呜咽雁不鸣,昔日青山今何在,望断秋风五羊城。诗的前半首追忆离别亲人后的颠沛流离生活,表达他对亲人刻骨铭心的怀念之情。后半首表达了诗人对广州革命力量和大好革命形势被蒋介石反动派摧残破坏的满腔悲愤之情。

接着,他又写了一首五绝赤血染黄花,磷光照万家。两度中秋月,半生志未偿。蔡鸿猷在诗中说的是:自己被捕在狱中度过两个中秋节,现在要临刑了,然而壮志未酬,自己即将以鲜血染红正在开放的黄花(此时正是菊花盛开时节),但愿死后以自己身上发出的微弱磷光照亮黑暗笼罩下的万家百姓。字里行间表达了一个共产党员矢志献身人民解放事业的伟大胸怀。

写了信和诗,蔡鸿猷站立起来,挺起胸膛,当着众难友的面,高声吟诵。那铿锵有力的声调,那饱含激情的诗句,令难友们为之动容。蔡鸿猷吟完诗,将笔猛掷地上,断然地说:让它们作为我的绝笔吧!

说完,蔡鸿猷将李培荫叫到一旁,悄悄地对他说:你如果有机会出狱,托你将这信和诗带出去,交给我家里。说完,将信和诗卷成小纸筒,塞进李培荫怀中。

下午4时,狱警果然来传唤。蔡鸿猷拖着脚镣,捧着手铐,走到门边,转身面对着难友,从容地说:我走了,以后大家如果有机会出狱,请给我父母带个口信,叫他们不要太思念我。说罢,昂首挺胸步出狱门,英勇就义于广州南石头惩戒场。

(摘自《丽水革命斗争故事选》) 
编辑: 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