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19日,丽水外国语实验学校四年级学生在纪念馆听取志愿者讲解 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广场 2018年04月19日,丽水外国语实验学校四年级学生在纪念馆听取志愿者讲解 2018年清明节学生参观团队
当前位置:首页 > 浙西南革命故事 > 详细内容浙西南革命故事返回

喋血壶镇

发布时间:2017-05-04 浏览量:730次 字休大小:T | T

 

193O95日凌晨,红十三军第三团1600余名红军战士和暴动农民,从永康方山口村整装出发,浩浩荡荡,直奔缙云县壶镇。

壶镇,地处缙云、永康、东阳、仙居四县结合部,中间是块大平原,四周群山环抱,是当时的政治、经济重镇,反动势力比较强。红三团决心攻下这个反动堡垒,打通四县结合部,以利于加强与军部和各县红军的联系,并且可以收缴镇内反动势力的枪支武装自己。

壶镇西边,一条溪水自北往南沿镇旁流过。从方山口到壶镇,自西往东行,来到壶镇边沿,必须经过横跨溪水之上的上游石龙头石板桥和下游贤母大桥。根据战前部署,红军兵分三路攻入:一路从上游石龙头石板桥攻入;一路从下游贤母大桥攻入;还有一路是红三团仙居独立中队,从壶镇东边苍岭脚攻入。三路红军以点燃稻草棚为号,同时发起冲锋。

可是红军到达时,发现情况有了重大变化。因为头天晚上上游地区下了暴雨,溪水猛涨,淹没了石龙头石板桥。这一路红军无法过溪,只得集中到贤母大桥这边来。仙居红军按时出发,不巧在途经埠头时被当地反动保卫团拦截,发生战斗而不能准时赶到。

红军只有从贤母大桥进攻。壶镇反动势力深知红军的厉害,就倾其全力死守这条红军前进的唯一通道。敌人在东端桥头用沙包垒起工事,架起数挺轻重机枪,以猛烈的火力封锁桥面。同时,暗中派出一名懂水性的流氓无赖跑到桥的下游,偷渡过溪,到永康县舟山下向反动民团求援。

明知艰险也要冲向前。英勇的红军敢死队头顶棉被,冒死冲锋。可是,敌人的轻重机枪火力实在太猛烈,红军几次强攻均被压住。红军没有强有力的远程武器,只有土枪和大刀,无法摧毁敌工事,也无法接近敌工事。虽然一批红军战士牺牲在桥面上,但红三团并没有畏惧退缩,继续组织力量强攻。

溪边沿岸的红军和暴动农民,用小鞭炮放进铁皮箱里燃放,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听起来好像机关枪开火。同时齐声叫喊:“冲啊!冲啊!消灭反动派!”以此来为自己的战友鼓气,并造成强大的声势,达到震慑敌人的目的。溪西沿线各村的群众在地下党组织的发动下,热情为红军赶烧食物,用竹篮子装,用手巾布裹,把食物送到红军的手里。群众还把红军伤员接到家里,包扎伤口。

战斗持续了几个小时,双方对峙着。预料不及的是,永康县舟山下的反动民团赶到,从背后向红军发起偷袭。红军腹背受敌,损失惨重。显然,要组织强攻已无希望。情况危急,红三团指挥员楼其团当机立断,命令部队赶快撤出战斗,以避免更大牺牲。

壶镇战斗中,红军牺牲了一批同志。战斗之后,国民党省保安第七团在国民党缙云县、壶镇区等各地方反动势力的配合下,对壶镇、永康一带红军实行血腥清剿。仅壶镇、白竹等地就有560余间房屋被烧毁,许多红军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包括缙云县委书记、红三团宣传工作负责人卢湛在内的一大批共产党员和红军被抓被杀。有的被剖心肝,有的被割头颅,有的被倒拖双脚到刑场。可是共产党员和红军战士,在敌人淫威面前,威武不屈。有的在绑赴刑场时,一路痛骂敌人;有的神情自若,视死如归。卢勇烈英勇就义就是其中一例。

卢勇烈,缙云县左库村人。1928,苦大仇深的卢勇烈光荣地参加中国共产党,开始为穷苦人翻身解放而投身革命。1930,参加红十三军,担任红三团的分队长。在攻打壶镇的战斗中,他冲锋在前;战斗失利后,他奉团部命令,与战友杨老轩一起到永嘉县向红十三军军部汇报失利原因,返回途中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卢勇烈被捕后,任凭敌人如何使用酷刑,宁死不屈,并鼓励杨老轩坚持斗争。敌人无奈,只得将他们绑赴刑场。卢勇烈拖着脚镣,手捧手铐,高昂着头,挺直腰板,步伐坚定地走在壶镇大街上。他向伫立两旁的群众投去深情的微笑,似乎在说:乡亲们,再见了!要坚信革命是一定会成功的!”他对押送的国民党反动军官大声说道: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再过18,我又是一个大后生,再来与你们作斗争!”路过烧饼摊时,他对做烧饼的人说:“我平时最喜欢吃你做的烧饼了,可惜今天我没有钱,不然就再向你买一个。烧饼摊主急忙递过一张饼,:“勇烈,你平时为我们办了许多好事,这个饼你就吃了吧!”卢勇烈说:“对不起了,今生无法付你钱了,来世再还你了!”说完,接过一只烧饼,边吃边走,镇定坦然。做烧饼的人和旁观的群众都禁不住泪如雨下。

在壶镇大桥底下,卢勇烈与杨老轩高呼红军万岁”“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

敌人残忍地将卢勇烈的头颅割下来,挂在桥头柱子上,以威胁群众。可是,敌人只能砍下卢勇烈的头,却扑灭不了他的革命精神。卢勇烈这位革命英雄的光辉形象,已深深烙在了壶镇人民的心目中。有人偷偷地在卢勇烈头颅前放上祭品,插上香烛,寄托大家的哀思。卢勇烈就义的故事,在壶镇一带广为传颂。

(摘自《丽水革命斗争故事选》)
编辑: 浙西南革命根据地纪念馆